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关塔那摩监狱 >

关塔那摩监狱的犯人信息

归档日期:06-26       文本归类:关塔那摩监狱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面罩和风镜牢固地限制头部的运动,极低的可见度杜绝了可能对看守的任何袭击,透气性极差,让犯人几乎窒息。

  几乎听不见任何声音,这样拘留者就无法交谈不可能互换信息,也摸不清方向,当然也不可能反抗看守的命令。

  戴上风镜后,看不到其他拘留者在哪,也不可能找到逃跑的出口,犯人间眼神的交流也不可能,长时间戴将毁坏视力。

  坚硬的连体制服让行动很困难,没有口袋,拉链,腰带,任何武器都藏不到身上。犯人可能因过热时常精疲力竭。

  双手被紧紧锁在一起,不可能用写和画来传达袭击信号,时间一长,手腕上会出现一道道血印伤口。 “整个囚室被阴森恐怖的漆黑笼罩着,死一般的寂静几乎令人窒息,沉重的手铐和脚镣把我的四肢弄得僵死……忍受着这样非人的折磨,却不能呻吟哪怕半点声音。我的头上被戴上面罩和黑色风镜,身上这橘红色的连体制服勒得我几乎停止了呼吸;口鼻被面罩捂住,手上还戴着手套;听说嗅触这些感官全被剥夺了。”

  “我被戴上眼罩推进囚室,立刻失去了方向,好像得上了幽闭恐怖症。由于戴上厚厚的手套的双手还被手铐夹得紧紧的,即使摸索着前进都很困难。

  起初,那可耻的制服只是稍稍有些令人不舒服,该死的手铐和头上那些装置简直令人愤怒,接着,我被它们弄得麻木了,后来,我就开始感到绝望般地痛苦———眼睛开始不自觉地流泪,汗珠在眉毛上打转,我的四肢已经死亡,所以只好蜷缩着蹲在地上。

  我竭力去呼吸,但是除了脸上的面具那令人作呕的气味什么也闻不到。庞大的耳套剥夺了我的听觉,所以我根本不去呻吟了,有什么用处?沉重的脚镣让我寸步难行,当被踩了脚的时候也只能忍受,这样的境遇里呆30分钟就好像半个世纪那么难熬。

  最后当我被解除镣铐,脱去囚服,从黑囚室里放出来的时候,外边的光亮几乎把我的眼睛刺瞎。好几分钟,我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 ” 2003年6月16日,《纽约时报》对曾被关押的关塔那摩“战俘”进行了更加深入的采访,听他们讲述战俘营里的绝望故事。

  30岁的战士苏勒曼·沙阿是坎大哈人,他在获释前曾在关塔那摩战俘营被关押了整整14个月。当他跟记者谈起这14个月的感受时心有余悸地说:“那是一种对命运捉摸不定的恐惧,因为有人说,这是美国人为服150年监禁而修的监狱!”

  和苏勒曼一样,已经获释的关塔那摩战俘们没有一个控诉他们曾经遭到过肉体的虐待,但比肉体虐待更可怕的是精神上的折磨。在他们刚刚被送达关塔那摩的头几个月时间里,他们人人都被圈在只有3米×2米的小“鸽子笼”里,四周还围绕着铁丝网。这些“鸽子笼”被分成区,每个区内关押10人或者20人。“小鸽子笼”有木顶。

  苏勒曼说:“我们就在那么小的空间里吃、喝、拉、撒、祈祷。每个人有两条毯子、一个祈祷用的垫子,睡觉和吃饭都在地上。每个星期,战俘们只有一次外出机会,那就是洗一分钟的澡!大约过了四个半月,我们开始不干了,大家都一起绝食,经过这番争取,他们才把我们的洗澡时间延长到5分钟,每周还可以锻炼一次。说锻炼其实就是一个星期有10分钟的时间,在一个约有30英尺长的大笼子里踱踱步。”

  另一名叫萨阿·穆罕默德的战俘说:“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不让我们说话,不让我们站着或者在牢房里走动。所以刚开始真的无法忍受。最可怕的是,每天下午,我们的牢房没有任何的阴凉,太阳直接晒进来。几个月后,我们被关押到新修的牢房里,终于有了自来水和床。现在的情况会好一些,比如说一个星期可以有两次,每次15分钟沿着牢房走的放风,并且可以洗一个澡。另外,每天用扩音器放五次的祈祷。”

  20岁的萨阿·穆罕默德是2001年11月在阿富汗北部地区被俘虏的,随后便送交美军,然后被飞机运到关塔那摩。这位获释的巴基斯坦年轻人说:“我一直想自杀,我自杀过四次,因为我实在无法忍受那里的生活。尽管我们的宗教反对自杀,可那里的生活实在太难了,所以许多人都试图自杀。他们把我当成犯人来看,可我却是清白无辜的。”

  头罩面罩和风镜牢固地限制头部的运动,极低的可见度杜绝了可能对看守的任何袭击,透气性极差,让犯人几乎窒息。

  耳套几乎听不见任何声音,这样拘留者就无法交谈不可能互换信息,也摸不清方向,当然也不可能反抗看守的命令。眼罩戴上风镜后,看不到其他拘留者在哪,也不可能找到逃跑的出口,犯人间眼神的交流也不可能,长时间戴将毁坏视力。

  面罩戴上它,犯人认不出谁是谁,无法交换意见,这样的幽闭会毁坏呼吸系统。囚服坚硬的连体制服让行动很困难,没有口袋,拉链,腰带,任何武器都藏不到身上。犯人可能因过热时常精疲力竭。手铐双手被紧紧锁在一起,不可能用写和画来传达袭击信号,时间一长,手腕上会出现一道道血印伤口。

  “整个囚室被阴森恐怖的漆黑笼罩着,死一般的寂静几乎令人窒息,沉重的手铐和脚镣把我的四肢弄得僵死……忍受着这样非人的折磨,却不能呻吟哪怕半点声音。我的头上被戴上面罩和黑色风镜,身上这橘红色的连体制服勒得我几乎停止了呼吸;口鼻被面罩捂住,手上还戴着手套;听说嗅触这些感官全被剥夺了。”英国记者史蒂芬亲身体验了在关塔那摩的“待遇”。“我被戴上眼罩推进囚室,立刻失去了方向,好像得上了幽闭恐怖症。由于戴上厚厚的手套的双手还被手铐夹得紧紧的,即使摸索着前进都很困难。起初,那可耻的制服只是稍稍有些令人不舒服,该死的手铐和头上那些装置简直令人愤怒,接着,我被它们弄得麻木了,后来,我就开始感到绝望般地痛苦———眼睛开始不自觉地流泪,汗珠在眉毛上打转,我的四肢已经死亡,所以只好蜷缩着蹲在地上。

  我竭力去呼吸,但是除了脸上的面具那令人作呕的气味什么也闻不到。庞大的耳套剥夺了我的听觉,所以我根本不去呻吟了,有什么用处?沉重的脚镣让我寸步难行,当被踩了脚的时候也只能忍受,这样的境遇里呆30分钟就好像半个世纪那么难熬。最后当我被解除镣铐,脱去囚服,从黑囚室里放出来的时候,外边的光亮几乎把我的眼睛刺瞎。好几分钟,我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 ”

  2003年6月16日,《纽约时报》对曾被关押的关塔那摩“战俘”进行了更加深入的采访,听他们讲述战俘营里的绝望故事。30岁的战士苏勒曼·沙阿是坎大哈人,他在获释前曾在关塔那摩战俘营被关押了整整14个月。当他跟记者谈起这14个月的感受时心有余悸地说:“那是一种对命运捉摸不定的恐惧,因为有人说,这是美国人为服150年监禁而修的监狱!”和苏勒曼一样,已经获释的关塔那摩战俘们没有一个控诉他们曾经遭到过肉体的虐待,但比肉体虐待更可怕的是精神上的折磨。在他们刚刚被送达关塔那摩的头几个月时间里,他们人人都被圈在只有3米×2米的小“鸽子笼”里,四周还围绕着铁丝网。

  这些“鸽子笼”被分成区,每个区内关押10人或者20人。“小鸽子笼”有木顶。苏勒曼说:“我们就在那么小的空间里吃、喝、拉、撒、祈祷。每个人有两条毯子、一个祈祷用的垫子,睡觉和吃饭都在地上。每个星期,战俘们只有一次外出机会,那就是洗一分钟的澡!大约过了四个半月,我们开始不干了,大家都一起绝食,经过这番争取,他们才把我们的洗澡时间延长到5分钟,每周还可以锻炼一次。

  说锻炼其实就是一个星期有10分钟的时间,在一个约有30英尺长的大笼子里踱踱步。”另一名叫萨阿·穆罕默德的战俘说:“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不让我们说话,不让我们站着或者在牢房里走动。所以刚开始真的无法忍受。最可怕的是,每天下午,我们的牢房没有任何的阴凉,太阳直接晒进来。几个月后,我们被关押到新修的牢房里,终于有了自来水和床。现在的情况会好一些,比如说一个星期可以有两次,每次15分钟沿着牢房走的放风,并且可以洗一个澡。另外,每天用扩音器放五次的祈祷。”

  20岁的萨阿·穆罕默德是2001年11月在阿富汗北部地区被俘虏的,随后便送交美军,然后被飞机运到关塔那摩。这位获释的巴基斯坦年轻人说:“我一直想自杀,我自杀过四次,因为我实在无法忍受那里的生活。尽管我们的宗教反对自杀,可那里的生活实在太难了,所以许多人都试图自杀。他们把我当成犯人来看,可我却是清白无辜的。”

本文链接:http://av-singen.com/guantanamojianyu/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