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观通站 >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部队的第一仗是在哪里打响的

归档日期:07-29       文本归类:观通站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49年4月23日,解放军华东军区海军领导机构在江苏白马庙乡成立。1989年3月,批准确定1949年4月23日为人民海军成立日。1950年4月14日,海军领导机关在北京成立。从这两个成立之日算起,最近的一场海战当数万山海战了。

  万山群岛战役,是我海军首次海战,也是我海军首次和陆军协同作战,是我海军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光辉战例。曾受到mao主席的电令嘉奖:这是人民海军首次英勇战例,应以学习和表扬。

  1950年4月海南岛解放后,军加强了对珠江口的封锁,把位于珠江口的万山群岛视为“”的基地。 派遣第三舰队和一个海军陆战团,与原守岛地方武装李崇诗部一千余人组成万山防卫司令部。由第三舰队司令齐鸿章兼任指挥。

  打,扫除珠江口障碍,开通南大门出海通道,是关系到新中国经济复苏和国际往来的大事。这次战役中,解放军江防司令部海军(华南海军初建时的领导机关)的任务是:抗击敌舰,掩护和运载步兵第131师和两广纵队炮兵团登岛作战,保护海上供给线。

  海军任务十分艰巨。但手中象样的舰仅有两艘:一艘美制步兵登陆舰,名为桂山舰。358 吨,两座40毫米口径火炮。另一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英制登陆舰名为国楚舰。吨位比桂山大,没有火炮,速度 慢机动性差。几艘杂式炮艇,分别命名为先锋、解放、奋斗、劳动、前进。此外还有9艘登陆艇。人员多来自陆军,许多人没见过海,有部分原海军人员,也有一些来自武汉、长沙、香港等地海员或技术人员。他们来不及熟悉岗位工作就出战。名叫海军,没有穿上海军服。有人风趣地说:外国有海军陆战队,我们是陆军海战队。

  5月25凌晨2时,江防司令部舰艇16艘,征用民船8艘,分别组成火力船队和输送船队。运载131师部分官兵,从中山县唐家湾掩蔽出航。由于没有海上指挥经验,缺少必要的通信工具。20海里的航程,不仅火力船队和输送船队互不照应,各艇之间也失去联系,只好各自奔往战区。

  解放艇在副队长林文虎和党代表王大明指挥下,经过两小时航行,首先驶入垃圾尾岛海域,不见我后续艇跟进。为了不误战机,继续前进,当驶近垃圾尾岛马湾口时,见锚地敌军舰艇不下20艘。王大明、林文虎当机立断:打!

  一艘只有28吨的小炮艇,竟然敢于面对总吨位数千吨,比自己大100倍以上的强大舰队主动发起攻击。这在世界 海战史上不是独一无二,恐怕也是极为罕见。令人更为惊奇的是小炮艇插入敌舰群,乘黑夜之机,发扬了解放军夜战近战,猛打猛冲的战斗作风,集中机关炮、火箭筒和无后坐力炮火力,打得敌舰焦头烂额,不知所措。解放艇艇长梁魁庭边打边观察,从灯火信号闪烁,判断出敌指挥舰,集中火力射击该舰指挥台。果然这正是敌第三舰队旗舰太和号护卫舰。刹时间 太和号舱面中弹起火,舰队司令齐鸿章负重伤 ,手臂断了。敌舰失去指挥,在黑暗中相互碰撞,相互射击。敌守岛炮兵也盲目向海湾开炮 。

  经历一个多小时混战,天将拂晓。敌舰透过硝烟才看到了把他们打成这般狼狈不堪的竟然是一艘小小的炮艇。惊魂略定,便疯狂地向解放艇反扑。解放艇艇体弹痕累累。副队长林文虎牺牲。全艇十九人伤亡十三。弹药耗尽, 火炮被毁,无法再战。艇长梁魁庭驾艇脱离战区,安全返航。

  桂山号登陆舰满载陆军官兵,原定去垃圾尾岛附近的青洲、三角岛登岛作战。途中遭敌舰攻击。被解放艇打得昏头转向的敌舰,此时已清醒,纷纷迫近桂山舰。桂山舰顽强抵抗,舰体多处中弹起火,甲板上物体几乎全部被毁,机舱进水。舰长牺牲,舰员多半伤亡。陆军战士爬上甲板使用轻武器对敌舰射击,伤亡也很大。在此紧急关头,舰上的131师副团长郭庆隆下定决心,指挥桂山舰全速冲向垃圾尾岛钓庭湾抢滩。抢滩成功,所有活着的舰员和陆军官兵,在郭庆隆率领下和敌海军陆战团展开肉搏战,直到壮烈牺牲。

  在解放艇和桂山舰激战的同时,我先锋、奋斗两艇在垃圾尾东侧海面与敌25、26号炮艇遭遇。 我先锋艇乘敌艇用识别信号向我查问之际,全速迫近敌25号炮艇,突然开火甩手榴弹,紧接着接舷跳帮,步枪上刺刀, 抓了俘虏回来。对被俘艇无法拖带,只好任它随风飘流消失。敌26号炮艇见势不妙,想逃又来不及。凭其吨位大,企图以大压小取胜,撞击我奋斗艇。我奋斗艇及时规避,打个回马枪,迎头痛击,将其击沉。

  我509登陆艇被敌舰拦击。急中生智,他们把装在艇上准备送上岛去的一门山炮临时架起,直接对敌舰开炮成功 ,迫使敌舰后退。

  此时,敌第三舰队已遭严重创伤。太和号护卫舰、中海号登陆舰,一艘永字号扫雷舰均中弹起火,一艘炮艇沉没,其余均有损伤。军为了扭转局面,阻止我军攻岛,调第一舰队信阳号驱逐舰、营口、泰安两艘炮舰和太字号护卫舰两艘,中字号登陆舰两艘,永字号扫雷舰四艘,另有大型炮艇多 艘。由马壮谋接替齐鸿章指挥。这十多艘大型舰艇,以外伶仃海湾为泊地。每日轮流海上游弋显威,炮击我已占岛屿,袭击我运输船队,企图阻止我后续部队登岛。

  我海军把刚从地方买的两艘(已改商船用)英制老式登陆舰琼林号、福林号和原有国楚号登陆舰、509登陆艇,还有一条趸船一条拖船组成海上编队。我军推广509登陆艇架山炮打敌舰的经验,根据舰艇承受能力,均装上不同口径的陆炮,其中有山炮 、野炮、战防炮,还有远射程大口径的加农炮。趸船上装加农炮,用拖船拖,是个流动炮台。这些舰艇集火力、输送功能于一 身。一舰多用。可以和敌大型舰艇较量。

  六月二十六日夜,海上编队从隘州岛隐蔽航渡三门岛(岛上无守军),悄悄地把陆军炮兵部队送上岛。卸装后,舰艇进入预定阵位抛锚待机,相机诱敌。

  二十七日晨,敌永字号扫雷舰照例从外伶仃驶出,航至三门岛海域。我舰艇先发制人,抢先开炮把敌舰击伤。受伤敌舰向其舰队发求救信号,通报我海上编队情况。这正中我计。敌以营口、泰安炮舰为先导,信阳号驱 逐舰居中,护卫舰、扫雷舰殿后,匆忙向三门岛海域开来,立意要和我海上编队决战。当敌舰进入我预定火力圈内,我岛上、舰上火炮一齐开火发起攻击。水柱在敌舰周围高高掀起,十分壮观。敌人万万没有预料到,我岛上有大炮,小艇也有大炮。但敌舰毕竟经过美式训练,遭此伏击,没有溃散。由于我岛上火炮、舰艇火炮都是陆炮。陆炮打舰,火力虽猛,但命中率低,敌舰损伤不是十分严重,但威风被打下去了。我海上编队在岛上炮兵掩护下,队形有序,从容对敌。海战持续了五个小时。我打沉敌炮艇一艘,打伤扫雷舰、炮艇多艘。信阳号驱逐舰也中弹,人员伤亡颇多。我以极小代价(国楚 号中弹一发,伤三人)赢得了海战胜利。

  海战白天打,持续时间长,港澳来往船只有人看得清楚。有记者报道说: 解放军海军英勇无比,军舰抛锚沉着抗敌。后来传为佳话,即所谓伶仃洋抛锚大战。

  舰队自三门岛海战失败后,不敢再轻举妄动。八月三日,我海军舰艇运送陆军在担杆岛强行登岛成功。俘敌上校以下人员140余人。缴获武装船一艘。至此,历时七十一天的万山群岛战役结束。万山群岛宣布解放。

  “八六海战”之役时,我在南海舰队作战室,自始至终指挥建国海军第一仗,当时我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兼海军南海舰队司令。

  1965年8月18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等中央各报都在头版头条刊载了新华社播发的电讯:、、周恩来、等领导人接见击沉美制蒋帮军舰的海军舰艇部队代表。毛主席高兴地对海军代表说:“你们的战斗总结我看了,这一仗打得很好。近战、夜战是我们的光荣传统,过去我们就是用这种办法消灭敌人的。”这一仗,是新中国海军史上,迄今以来,歼敌最多、战果最大、影响深远的著名的“八六海战”。这次海战,对盘踞在台湾的蒋介石集团产生了巨大的震动,据的《中央日报》报道,此次海战,海军伤亡整整两艘军舰近千官兵,逃回台湾的仅仅只有五名,还是伤痕累累,狼狈不堪。蒋介石极为震怒,在8月30日即下令撤掉其所谓的海军总司令刘广凯。这次海战,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巨大的反响,8月7日,美联社即发出报道:“美联社东京六日电中共海军渔船护航舰队,近日在中国东南海前线击沉两艘中华民国猎潜舰。”在英国统治下的香港的《星岛日报》8月7日头版头条大字报道:“金门以南发生海战国军两炮舰遭中共舰艇围攻共方宣称击沉两猎潜舰”。日本、英国等国的报纸都迅速报道了此次海战的消息,并发表了相应的评论,认为中国海军正在逐步取得近海的制海权和制空权。

  1965年8月5日下午6时,我刚从办公室回到家中吃晚饭,家中办公室的电话急剧地响起,舰队作战室值班科长雷应台报告说:“汕头方向发现敌情,请首长立即到作战室。”我马上说:“我立即到作战室,你赶快报告舰队其他首长。”到作战室后,我在作战室指挥员位置就位,先看了看海图,值班科长向我报告了敌情通报:“我东山岛金刚山观通站雷达观测到距台湾左营港84海里处,有两艘军舰,混在远海的商船中,向我沿海地区袭来。与此同时,舰队汕头水警区古雷头观通站也在距我外海78海里处发现了这两艘敌舰。”听了情报值班参谋的汇报以后,我下达了以下两个命令:第一个命令:令汕头水警区立即判明敌情,上报舰队。汕头水警区部队进入特级备战;第二个命令:立即向海军和广州军区报告,并请示批准舰队作战歼敌。同时要作战室值班参谋再次通知舰队党委常委到作战室就位。待舰队政委方正平、负责作战的副司令王政柱赶到时,我叫雷科长将情况再向他们复述一遍。他们都同意我做的处置。经舰队作战、情报等部门核实查明,这两艘敌舰是海军第二巡防舰队的旗舰、大型猎潜舰“剑门号”和小型猎潜艇“章江号”。按以往敌舰的活动规律,敌舰是企图在闽南的苏尖角到古雷头地区海域偷袭登陆,抓一把就走,搞“心战活动”。军情上报海军和广州军区后不久,海军参谋长张学思,广州军区参谋长陶汉章均来电话说:你们舰队报来的情况,已报海军及军区首长,也报了总参作战部,请他们转军委首长。于是,我对汕头部队下达了四条命令:

  第二个命令:“立即报来汕头水警区准备情况。”汕头水警区旋即回报说:“我们已做到齐装满员。”

  第三个命令:“由汕头水警区的杨副司令成立海上指挥所,由汕头水警区护卫艇第41大队,快艇第11大队组成海上第一攻击梯队,由汕头水警区副司令员孔照年负责指挥,前往南澳岛漂泊待机;陆地由李学南政委、张山峰副政委、参谋长、主任符敬礼四人负责指挥。我亲自给孔照年副司令员打电话:‘要抓住敌舰不放,决不能把敌人放跑,集中优势兵力,先打一条,一定要打好这一仗。’”

  第四个命令:“金刚山、周田两个一级观通站,每十分钟向我汇报一次敌舰活动情况,同时报告清理海域的情况。”金刚山、周田两个一级观通站立即报告说:我们对海上的外国军舰、商船、渔船都分得清清楚楚。紧紧地抓住了从台湾南部左营港出来的两艘军舰,它们行动鬼鬼祟祟,之间相距半海里,继续向我西来。

  据查:“剑门号”,,编号65,,原系美国“海鸦”级舰队扫雷舰,,大型、钢壳,,“巨嘴鸟”号,,编号MSF387,,,由美国交给蒋介石集团,于1965年4月驶抵台湾。这艘军舰排水量为890吨(标准),全载1250吨,航速每小时18节,,一节等于一海里,,,舰上有76.2毫米炮一门,40毫米炮四门,雷达一部。“章江号”,,编号118,,原系美国海军猎潜艇PC1232号,1954年6月由美国交给蒋介石集团,然后驶抵台湾。这艘军舰排水量为280吨,,标准,,,全载450吨,最大航速每小时20节,一般航速14节舰上有76.2毫米炮一门,40毫米炮一门,20毫米炮五门,火箭,,组,,76.2毫米一座,深水炸弹投射器四座,雷达一部。

  晚上21时半,海军参谋长张学思和广州军区参谋长陶汉章先后打电话,向我传达了周总理的四条指示:

  四、海军、广州军区均不参与这次战役的指挥,由南海舰队吴瑞林司令员负责具体指挥。南海舰队直接向总参副部长李天佑汇报,由李天佑副总长负责协调广州军区空军对作战海域上空的空中掩护。

  接到总理的四条指示后,我立即向舰队的其他首长作了传达,接着,我命令海上第一梯队马上向敌舰方向开进,把他们包围,把敌舰分割开,先打“章江”号。由海上指挥员孔照年副司令员指挥的四条高速炮艇、六条鱼雷快艇组成的海上艇队早已隐蔽在南澳岛的澳湾待机,海上指挥员在接到我的电话后,立即指挥海上艇队高速接敌,恰如神兵天将般地出现在敌舰前方,敌舰发现情况不妙,调头向外海逃去。这时,我海上艇队大胆地向敌舰编队穿插分割,将敌“章江号”与敌舰“剑门号”分割开,紧紧地咬住“章江号”不放,一顿猛烈的炮火,将敌舰“章江号”的火力完全压住。但由于这是我舰队的第一次实战,部队情绪十分紧张,第一梯队鱼雷快艇的鱼雷攻击未果,敌“章江号”冒着滚滚浓烟向外海逃窜。经过一个小时的激战,未能将“章江”号打沉。情况报到舰队作战室,气氛立刻紧张起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上,我略一思索,沉着下达命令:“使用穿甲弹,打敌舰指挥塔和水线以下的部位,要集中火力!坚决击沉它!”我海上艇队坚决执行了命令,反复攻击敌舰,从距敌500米,一直打到100米,10分钟以后,海上指挥所报告:“章江”号已被打沉,“剑门”号向东南方向逃窜。此时,已是8月6日凌晨,天将破晓。敌舰“剑门号”仍在外海游弋,既不敢前来救援“章江号”,又不敢向台湾逃窜。这一带海域,距台湾较近,敌空军飞机可迅速抵达海战海域上空,将对我参战艇队造成极大的威胁,甚至有全军覆没的危险。舰队作战室的气氛又一次紧张起来,我站在海图前面,仔细地听取了作战处、情报处以及航保处的关于当前情况的汇报,然后果断地下达了命令:“追上去,抓住它!”同时又命令:“第二梯队开上去,与第一梯队会合,受海上指挥所指挥,打掉敌‘剑门’号。” 这个命令发出后,我立即打电话向海军肖司令报告。肖司令说:“照总理的指示办。”东方欲晓,显出了鱼肚白,李天佑副参谋长给我打来了电话,说:“老吴,天要亮了,是否打下去?”我说:“坚决打下去。”海上指挥员孔照年坚决贯彻舰队的命令,很快组织好新的攻击队形,护卫艇611受伤撤出战斗,以“海上先锋艇”为首的三艘高速炮艇,以及快艇第二梯队的5艘鱼雷快艇组成了新的攻击编队,迅速追击敌舰“剑门号”。孔照年根据舰队刚刚下达的“要近战、夜战”的指示,时下夜雾正浓,可以尽量接近敌人,充分发挥我军夜战近战的过硬本领。他命令各舰艇:“没有命令不准开火,看不清目标不准开火,瞄不准不准开火!”追到距敌舰50链时,敌舰“剑门号”上的76.2毫米的火炮开始向我高速炮艇开火,炮弹落在我艇队周围,孔照年命令:“进行防火炮攻击,曲折运动接敌,没有命令不准开炮。”一直追击到距敌舰20链时,我海上艇队还未还击,追击到距敌舰7链时,我三条高速炮艇已与敌舰保持同航向、同速度。此时,孔照年下令:“开火!”三条高速炮艇集中所有火炮进行猛烈攻击,只打了5分钟,“剑门号”便中弹起火。我艇队又打了4分钟,敌舰甲板上已经一片火海,火光冲天,已经丧失了还击能力。我海上第二梯队鱼雷快艇编队赶到战场,孔照年命令护卫艇编队让出最佳攻击阵位,命令鱼雷快艇编队立即实施鱼雷攻击。鱼雷快艇编队追到距敌舰仅有2链距离时,发射鱼雷,鱼雷直接命中敌舰“剑门号”,敌舰“剑门号”被炸成三段,迅速下沉。我海上编队仅用12分钟,就将海军第二巡防舰队的旗舰“剑门号”击沉。正当我海上编队海战正酣之时,副总参谋长李天佑又打来电话:“老吴,天已亮了,怎么样?” 我回答说:“我快艇已进入正位,准备放鱼雷。”过两分钟之后,李天佑来电话:“蒋介石已命令四架战斗机从台湾起航,我已令我兴城机场派出八架飞机去掩护你们。”我电话未讲完,汕头已报告说:“我施放鱼雷后,‘剑门号’已开始下沉。”我向李天佑参谋长说:“我部队已开始抓俘虏了!”他说:“祝贺你们的胜利,我将情况报告军委和总理。”我和舰队首长分析了一下情况,然后,我向海上指挥所发出命令:“第一梯队返航,第二梯队快艇部队在海上抓俘虏。”海上指挥所报告:“在海上漂浮的俘虏已被我们抓完了。” 我又命令:“全部返航,舰艇部队一律准备对空作战。”至8月6日晨5时,胜利地结束了这次海战。此役,我舰队一举击沉了敌舰“章江”号和“剑门”号,敌少将指挥官胡嘉恒以下170多人沉入海底;“剑门”号中校舰长王韫山及中校参谋黄致君以下33余人被我俘虏。我海军牺牲4人,伤28人,损伤护卫艇和鱼雷快艇各两艘。

  我舰艇部队正在返航途中,南海舰队召开了紧急的党委常委会。大家分析了敌情,认为这次海战与过去的几次海战都不同。前几次敌船都是伪装成渔船,这次来犯之敌是蒋介石的美制军舰,“章江”号近500多吨,“剑门”号有1200多吨。蒋介石错误地认为我们的海军只能打船,不能打舰,认为他的舰艇吨位比我舰的大,火力比我们强。训练基地的少将指挥官说:他有三次来犯。由于我方人为的原因,造成人为的事故,使他三次逃回并产生了侥幸心理,这次他没有伪装,乘军舰来向我进犯。结果,我经七个小时的战斗,打得他舰沉人亡,葬身鱼腹。我们认为,敌人决不会甘心的,他会伺机从海上、空中来向我反扑,我们要准备迎击他们。毛主席高度评价“八六海战”“仗打得好,电报也写得好” 北京中南海,毛主席接到战报后,心绪起伏,遥望南天:“从太平天国、甲午战争以来,我们都是在海上挨打,都是丧权辱国。这次我们打掉敌人的两条军舰,为国争光,打了翻身仗,是建国以来第一次海战的重大胜利。”毛主席提出:“八六海战要公开发表。”毛主席这样讲了,就震动了全国,对国外震动也很大。8月12日上午,在汕头地委礼堂召开庆功表模大会。参加这次盛会的主要是,参加这次战斗的有功部队、舰队、水警区及汕头地市委机关干部及工作人员;广东省委和省府、福建省委和省府的负责领导同志;广东副省长李嘉人,福建省副省长魏今非,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41军军长江燮元,42军政委陈德,福建漳州地区代表和汕头地委书记罗天、专员邹瑜;海军副司令李作鹏也前来参加会议。此外,还有舰队、各编队的代表,新华社、人民日报的记者和各地各省各军区的分社都派出了记者,纷纷云集,前来采访。总计有1000余人。会议由我主持并致开幕词。

  庆功会之后,我们向党中央、送上“八六海战”的总结报告。报告经报到毛主席,毛主席将报告看得很仔细,划了很多杠杠,甚至在一些地方划了双杠杠。主席阅后,在报告上欣然批示:“仗打的好,电报也写的好。” 此后,舰队英模代表团前往北京,受到了毛主席、周总理的亲切接见,中央领导对“八六海战”做了高度的评价,英模代表载誉返回,极大地鼓舞了舰队官兵的士气,我们都做好了再次打仗的准备,准备迎击蒋介石的军舰。但蒋介石派出的军舰知难而退,没有敢来。

  八六海战是指,1965年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一部与军海军军舰在福建省东山岛以东海域进行的一次海战。 然而,克莱恩恐怕做梦都想不到,这次密会之后三天,就在蒋介石声称最适合“”地点的广东、福建交界的一处海岸,发生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海战,海军在那场海战中吃了大败仗,此即所谓的“八六海战”。

本文链接:http://av-singen.com/guantongzhan/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