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观通站 >

老黑山不仅有黑石头

归档日期:11-16       文本归类:观通站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大黑山岛,位于长山列岛的西南端,其主峰老黑山,濒海断崖,是诸岛唯一的由玄武岩堆积的山丘,海拔189米,该岛因山黑而名。这里地质多元,地貌原始,生物多样,山奇水秀,笔者曾多次陪同央视10台的《地理中国》摄制组在这一带取景。

  长岛的地质,属震旦纪蓬莱群(震旦纪,距今8万万年;蓬莱群,系蓬莱的地层与长岛的地层相当)。境内的151处岛礁均属地层的抬升、扭陷,后经下沉和断裂而留下的遗迹。而老黑山的玄武岩最年轻,石龄只有800万年。它奇迹般地堆积在古老的石英岩的“底座”上,从而形成了石龄相差7亿多年的新老地层交汇奇观。

  据专家说,这种岩石属性迥然、时空跨越悬殊、新老地层交汇、色差对比鲜明且横亘在陡崖山腰上的地层分界线,在世界上也极罕见的。笔者在现场观察,东侧的一个山头呈圆锥状,以火山灰、火山岩堆积为特征。风化严重之处,如同炉膛内被烧红的土坯,火山灰里有明显的捕虏体(即岩浆在侵入作用过程中所捕获的围岩碎块)。奇怪的是,此山找不到火山口,却能发现岩浆流的遗迹。

  西边的山头,断崖临海,山顶上黑褐色巨石岩块,横七竖八,参差交错,散落分布,小的有桌子那么大,大的有一铺炕那么大。那么,这里的火山口到底在哪儿呢?据专家分析,它很可能被封存在附近的大海里。这说明,老黑山几个山头的玄武岩并非一期喷发,东侧的山头系岩浆自身喷发,西边山崖上的玄武岩块是外来堆积的。

  近些年,耕海牧渔,渔民在老黑山西侧海域开发养殖区。在打橛子(木桩)时,遇到了障碍:海底坚硬,即使橛腿被打秃了、打裂了,也打不进海底。只好另选海区。这说明火山口很可能就在这里,现已被海浪填平。

  走进老黑山,到处都让人心生好奇。在地势缓冲的山坡上,存留着巨大的圆形玄武岩块。长岛的圆石(称球石)大多都在海岸沙滩上,而老黑山的缓坡处居然有圆石,实属奇特:这些圆滚滚的卵形石是从哪里滚到这里的呢?目前没有科学解释。笔者在荆棘丛中观察发现,圆石经过数百万年的风化,开始“脱皮”。它的构造酷似一个大葱头,弧形的层理十分明显。

  是否可以这样猜想:玄武岩浆喷发时的温度可达2000℃,而地表温度只有十几度、几十度或在零度以下。当这两种温差巨大的物体骤然接触时,恰似在热锅里滴凉水,会产生爆裂的滚动现象。于是,脱离了岩浆的岩块边滚动、边冷却,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滚到缓坡处,便安顿下来。从圆石的层理分明和层层剥皮的现状看,似乎可以这样猜想它的成因。

  登上老黑山顶的观通站,顿觉海阔天高。周边岛屿历历在目,巨轮飞舟往来穿梭,北隔长山国际水道的猴矶岛近在咫尺。岛上俗语:“鹰奔山飞,鸟奔灯行”。猴矶岛虽属无居民岛,但岛上的灯塔却是老资格。这座灯塔是英国人于1882年建造的,灯塔射程28千米,岛上的灯塔与雾号不仅给千舟百舸导航,也把夜迁的候鸟(特别是风雨之夜时)平安地导飞到大黑山岛上。所以,这里成为鸟的天堂。

  老黑山一带的安桥山、老鹰窝,是长岛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环志放飞的主要捕猎场。岛上的生物生态自成体系,食物链得到良性的周转,是名副其实的候鸟途中“加油站”。上世纪60年代(那时还没有护鸟的意识),笔者曾在这里支网打鹰(打,即诱猎),目睹过难忘的一幕:那年的中秋节,笔者在鹰铺里“熬鱼等鹰”有些心烦,便走出来看看光景。突见北面的马枪石岛有只猛禽贴着水皮飞来。由于西南风很猛,鹰逆风而行可谓三进两退,历时十多分钟才飞到老黑山的崖下。我急忙躲进鹰铺里隐身,等待牵拉网内的诱饵。忽然,它从崖下借着风流翻飞上来,一头钻进我身边的一棵老松的怀里。笔者屏气细看,只见它趔趄着身子倒向一根树枝,很显然,因饥渴劳累,它的两腿已无力支撑身体。但见它不停地咬吮着松树的针叶,且不断“吧嗒”着上下颚。此刻,我恍然大悟:原来老鹰像个吃奶的孩子,正在不停地咂吮着松针上的露水。那一刻,我内心隐隐约约有一丝自责。

  大黑山岛是我国第二蛇岛,老黑山更是岛上出了名的蛇窝,是蝮蛇的乐园。这里的黑石沟、羊鼻子、牛圈一带,荆棘漫山,灌木丛生,沟壑深陡,岩洞石穴鳞次栉比,山泉流水半年不竭,灰褐色的玄武石色也为蝮蛇生存与繁衍量身打造了“保护伞”。老黑山远离村庄,平日少有人类活动,食物链得到良性循环,成为我国独特的有居民蛇岛(藏量约万条,仅次于我国的第一蛇岛、旅顺的小龙山岛)。不难推想,当这里还与大陆连成一片的时候,蝮蛇就在这里安家落户。在海侵时期到来的时候,它们被困在岛上。这些“占山户”比人类登岛不知要早几百万年。

  不仅大黑山岛蛇多,小黑山岛、庙岛、南坨子岛、大竹山岛、挡浪岛、螳螂岛等十多个岛屿均有蛇的分布。这说明,100多万年以来(海侵开始),这一片大地曾是蛇的天下。近些年,人们终于改变了自古以来“见蛇不打,转辈伤人”的陈规陋习,保护野生动物渐成共识。与此同时,科学利用蝮蛇的药用价值,保持生态平衡,有效防止蛇伤,则成了当下人们面临的新课题。

本文链接:http://av-singen.com/guantongzhan/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