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观通站 >

雁荡龙湫之谜

归档日期:11-25       文本归类:观通站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第一次听说雁荡,已不知在何时何处。然而,第一次见到雁荡小龙湫,则是三十多年前,记得很清楚,在潘天寿先生的一本小画册中。喜欢潘氏书画的一定猜得到,我说的是《小龙湫下一角》。

  八十年代的画册多印得简陋。那本小册子,前有若干彩页,其中的小龙湫,对于看惯了宣传画的我,委实堪称惊艳哪里的叶片,比花瓣更秀美?哪里的草叶,如宝石般碧蓝?

  雁荡于我,其实不应是个谜。从戈壁大漠,到东海蓬莱,从长白天池,到天涯海角,名山大川大都饱游饫看,雁荡当然也是耳熟能详。可事实偏是,一直就不知道雁荡到底在哪儿。雁荡的山水林岩、迁客骚人,心中始终只是似是而非的存在。

  “温州雁荡山,天下奇秀”沈括这句话进了中学课本,雁荡以后或许不会再是个谜。但雁荡是奇特的。潘天寿先生的《小龙湫下一角》《雁荡山花》等,都表现了一种奇趣。这种奇趣,来自潘氏极富特质的笔墨,来自这种笔墨所传递的谜一样的巧思。

  湫水山花之外,潘氏书法也堪称奇逸。《雁荡山花》左下,有一行风格奇异的落款:“雷婆头峰寿者草。”我曾自以为有悟:独具风格的潘氏书法,当取象于山石结构的皴法。但不知为什么,心中似乎总有未安,因为潘氏书法另有一种谜一般的似曾相识。

  鲍海春兄说:去雁荡,一定要去大龙湫。据乃师许宗斌先生《雁荡山笔记》,雁荡景点以“龙”命名者有二十三,其中,最为著名的即大、小龙湫。

  清人江弢叔(1818-1866)题《龙湫图》:“欲写龙湫难着笔”。许宗斌先生说:一百个人心中,就有一百种大龙湫。也许,这是鲍兄聘请导游的原因。

  近“大龙湫”山门,迎面可见冲天而起的百丈巨石“鳄鱼出水”。导游说,雁荡山移步换景,此峰从不同角度,可见不同形象。

  导游说,这是“千佛岩”岩石由火山流纹岩风化而成,状如石佛聚会。

  导游的声音似依然在耳,但耳畔,更清楚的却是陈老莲缓缓吟出的诗句:“千山投佛国,一画活吾身”

  眼前群峰,渐渐幻作墨点点就的“黑龚”山水。静穆沉寂,峰壑苍茫。八大减笔,“墨点无多泪点多”,与此并无二异,虽然龚贤“黑龚”之外也有“白龚”。

  挥之不去的,是龚贤诗句:“短衣曾去国,白首尚飘蓬。不读荆轲传,羞为一剑雄!”然而,一剑之雄又能如何?岳鹏举五百铁骑破十万金兵,不也无力与十二道金牌相抗?“千古休夸南渡错,当时自怕中原复。”

  秦桧曾来雁荡,诈称是十八罗汉中第五尊者诺讵罗转世,在雁荡罗汉洞建了“了堂”,立碑记之,为梅溪王十朋所痛斥:“名山误见污,公议安可欺?愿借龙湫水,一洗了堂碑!”

  亿万年前,不可一世的雁荡火山爆发,毁灭了多少白垩纪脊椎爬行动物。但冲天的火山,不待耗尽地下的岩浆,就面临着不可避免的坍塌。

  雁荡地貌,主要是雁荡火山爆发、坍塌、复活、隆起而形成。打开这部完整的古火山立体文献,可以阅读雁荡火山的盛衰。不难看见,再猛烈、再强势的火山,终究还是沉积为灰色的火山岩,一任龙湫之水,

  水声愈响,水流愈急。流水之间,小石参差,大石磊落。错落小石之间,依稀可见潘先生《小龙湫一角》的影子

  远观大龙湫,确似白龙自天飞落。鲍兄说,如逢雨后初晴,水量巨大,声如雷霆,会十分震撼。

  来到瀑下,真是“水尽空际飞,石尽天外立。飞水莫若龙湫传,我来不见水兮惟见烟”魏源所吟,信为不诬。近观水潭,碧中透蓝。悬瀑入水,实为无数白龙,相嬉而下,八方游走入碧潭。

  举目上望,悬瀑中无数小白龙争相飞降有的直入潭中,有的半途横飞,有的空中烟散,似遁迹上行,不知所终。

  我伫立良久,眼光随白龙翻飞。群龙见首不见尾,不知此龙首是在彼龙尾中,还是彼龙尾又化作了此龙首。也是谜一般的似曾相识。

  摩崖石壁上,“大龙湫”三个行书大字分外醒目。读其题记,原来,是清代抗英名宦梁章钜古稀之年游大龙湫时所刻。梁章钜抗英禁烟,为林则徐所倚重,力主收复香港。他不仅经史诗文俱佳,而且精书法,富收藏,著述等身,并撰有《楹联丛话》《续话》《三话》等,创立了楹联学。

  与行书“大龙湫”相接并列的,是同治江西巡抚李恒所书小篆“天下第一瀑”。李恒工书法,官至江西、陕西布政使,曾返老家湘阴变卖家产,捐助巨额粮饷。其父兵部尚书李星沅也是抗英名宦,后接任林则徐之职;其子李辅耀工诗画篆刻,宦游温州等地三十年,是西泠印社创社的主要捐助人。

  “天上有水起龙湫,白云带雨悬崖前。银河倒泻奔流急,三千直下飚水烟。”蒙泉先生咏龙湫,大气磅礴。“我乘飞流上云霄,欲写龙湫惊风旋。”

  古人曾感慨,“欲写龙湫难着笔”。但在大龙湫,我们看到的是“大龙湫”“天下第一瀑”书法刻石背后先贤的立德、立言、立功。这何尝不是书写龙湫的法门?

  “怀素挥毫意作态,子期弹奏知音弦。”如蒙泉先生所吟,鲍、许等同游诸兄皆知音,遂与陈佐、方立庭、方长山、章步泽、王海鹏兄等合影崖前。

  隔湫相对摩崖石壁,刻有康有为等行书“白龙飞下”“活泼泼地”“飘渺空蒙”之类。

  蒙泉先生说:雁荡山就是道、理、禅。飞龙下就,如何不是道?“活泼泼地”,本来即是理学家语;“飘渺空蒙”虽仍多系缚,不难窥见禅家之空

  青苔环绕的崖壁上,见有新刻潘天寿先生赠守觉法师诗:“一夜黄梅雨后时,峰青云白更多姿。万条飞瀑千条涧,此是雁山第一奇。”书法仍是《雁荡山花》左款签名的风格,陆游《作字》所谓“整整复斜斜,翩如风际鸦”。

  刹那间,我在“万条飞瀑千条涧”中,看见了大龙湫瀑中前赴后继、飘渺如烟的群龙

  雁荡山中,千百年来,飞瀑岂止万条?而在水烟飘渺的龙湫瀑里,群龙见首不见尾,群龙首尾不相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自天而下,永无终极,岂不正是分形数理?

  流纹岩上,大龙湫水活泼泼地流过,水纹、岩纹,纹外生纹,纹中有纹,生生不息,岂不也是分形数理?

  流纹岩的岩质纹理,流纹岩的球泡结构,雁荡山的山石皴法,潘氏书法的分分合合、整整斜斜,所有这些谜一样的似曾相识,原来,都是分形数理!

  这是雁荡的奇趣所在山石的分形,球泡的分形,湫瀑的分形,山花草叶的分形;这也是潘氏书法奇逸妙趣之源的谜底潘天寿先生笔墨,是分形书法、分形书画,俱合于分形数理

  雁荡龙湫,龙中有龙,湫外有湫;分形数理,谜中释谜,谜外有谜。雁荡龙湫之于我,谜曾如此;我之所见于雁荡龙湫,或也是谜?

  中共浙江省委关于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高水平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的决定

本文链接:http://av-singen.com/guantongzhan/864.html